文苑擷英
您當前所在位置是:首頁 >> 文苑擷英
?王惠武——《撿煤核》
發布時間:2021-03-05     作者:王惠武    瀏覽量:690    分享到:

塞外的榆林在新春后又迎來了一場大雪。踩在咯吱作響的雪上,和同事來到一戶農家,不高的圍墻里小院很寬敞,唯有墻角碼放的整整齊齊的一堆煤,裸露著。

望著這些被歲月逐漸風化的遠古記憶,一種時光倒流的恍惚感涌上心頭,恍惚中又回到了那個撿拾煤核的歲月。

守著煤礦,卻要去撿煤核冬日里給家取暖用,挺不可思議的,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卻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事情。父親分來的單位是蒲白礦務局下屬一個五七干校遺留下來的勞改磚廠,附近是礦務局最好的一個國有煤礦,哪里的煤炭因為耐燒、煤質好,不僅吸引各色人等去購煤,也是我們這些半大孩子想給家里補貼家用的最好去處,每天放學后,我們便三三兩兩結伴去往哪里的翻矸場。

井下的煤經過選煤廠層層手選后,由翻車工從矸場推到不遠處的溝畔畔上進行傾倒。煤礦出矸量大,不幾年,挺深的一個溝便被傾倒的差不多了。為了能撿拾到比別人多的煤核,我們會圍著剛出場的礦車,讓無法前進的工人只能用棍子把我們攆開。當翻矸車終于從高處哐當一聲響后,我們便蜂擁而上,哪里管矸石正從高處滾落著,一把鋼筋制作的笆籬子,在手疾眼快中,把煤核緊緊的扒住。

手常常會因躲閃不及被滾落的矸石,砸傷。手指也會因扒挖被矸石掩埋住的煤核,磨破了皮。夏天還好些,冬日里手本來就早已凍傷了,指頭再一磨破,睡夢中都會疼醒。但這些傷痛比起能撿拾到好的煤核,滿載而歸又算的了什么。

和我們一起撿拾煤核的孩子,大多是“黑戶”,能吃上商品糧的是城鎮戶口,他們不會和我們去撿拾煤核的。礦上每年會根據戶口本上的人數,定量進行煤炭的供應,雖然也少,但足以讓一個家庭無憂地度過整個冬天。在礦上也會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只有能吃上商品糧的礦工家屬才能夠到選煤廠,人工手選煤矸石的地方干臨時工。那個選矸的地方很臟、很累,煤塵飛揚,但也是一家人改善生活的出路。那些選矸家屬,還會利用工余時間,偷偷給自己下班的布袋里裝些優質煤核,攢多了賣給附近的村民們。

母親雖然去不了那個讓她眼熱的地方,只能在我們撿回來的煤核上做文章。她會找出一個鐵紗做成的細籮,把我們撿拾回來的煤核細細篩選,一層薄薄的煤面便灑落了下來。我小,常會偷懶,半袋子煤核里邊就有很多是面煤。母親便會把這些面煤收集起來,摻雜上些黃土,摔打成煤坯子,一塊塊碼放到墻角,以備冬日里填煤爐用。

那個年代物資極為匱乏,孩子們的零食也非常少,爆米花、水果糖是讓我們晚上都能笑出聲的好東西??粗浝蓳偳吨AУ男」褡?,我們便會把家里的煤核偷偷拿出來和他換,小人書是最貴重的,只能看不能拿走,就這我們也愿意和他交換。也就是那個時候,草原小姐妹、雞毛信、王二小的故事至今都難忘卻。日頭在貨郎擔不斷地催促聲中和他早已裝的滿滿兩推車吆喝聲中漸漸西去,我們戀戀不舍望著貨郎的背影,又在煎熬中盼著他早早到來。

今年過年回家,在礦區的老舊小區集中供暖成了取暖新景觀。平日里,大街小巷手拉車載各類煤炭叫賣的小販也不見蹤跡,更別提三五成群蜂擁而去到翻矸道頭,孩子們撿拾煤核的場景了。

可是,當那一塊塊不成形狀,閃著亮光的煤炭映入眼簾時,當那煤核燃燒中一明一暗的火光中,一股煤核特有的香氣入鼻,便又勾起了陳年的記憶,火光中仿佛又看到了那些衣衫襤褸,黑紅的臉蛋上清鼻涕掛的多長歡呼雀躍的身影,耳邊也響著撿拾到煤核壓抑不住的歡笑聲……(王惠武)



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秋霞av免费,国产亚洲精品俞拍视频,免费费很色视频大片